1
1
乖乖宝贝网_2013最受欢迎的亲子门户网站
按成长历程查看->

1
女人生孩子为什么这么痛苦?
日期:2013-07-05 来源:www.pcbaby.net  收藏本文

图为文章作者爱丽丝·罗伯茨(Alice Roberts)与一个人类骨盆。据称骨盆的形状是由行走和生孩子的需要决定的。

任何生过孩子,或者看过别人生孩子的人都知道,生孩子是个非常困难痛苦的过程。由骨盆约束的产道并没有比婴儿的头部大多少。骨盆前方两个耻骨之间的联合在怀孕期会变软,并且在临盆期能够一定程度上扩展。婴儿头骨的骨头是由纤维膜隔开的,在出生时这些骨头能够一定程度上重合一点,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新生儿有非常怪异形状的头部。即使有这么多“让步”,生孩子仍然是个困难的过程——比大多数动物生产的过程还要艰难。

去年12月,作者爱丽丝·罗伯茨在拍摄电视节目《地平线》时,前往纽约会见美国罗德岛大学的人类学家研究员霍莉·丹斯沃斯(Holley Dunsworth),丹斯沃斯去年9月发表的一篇文章引起了人类学界的震动。这样的文章总是令人兴奋的,阅读它们会让你的世界观发生一定的改变,这就是科学的魅力,那些现在和未来挑战现存范式的研究会改变你脑子里的想法,动摇你的思想。

“产科困境”便是这样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这个假设解释了人类生孩子的困难性以及另一种很明显属于人类特有的现象:我们无助的婴儿。黑猩猩出生时的大脑大约是成年个体大脑大小的40%,而人类新生儿的大脑大小只有成年大小的30%。

产科困境假设指出了双腿行走的需要以及生孩子的需要在女性骨盆宽度大小问题上的激烈的进化竞争。这个观点指出高效的进化史——双腿行走和奔跑要求骨盆尽可能的窄,而人类大脑的大小决定了我们会有一个大脑袋的婴儿——而这就要求具有更宽的骨盆。女性的骨盆因此成为一个设计折衷:足够宽能够让婴儿的头出来进入新世界,但也足够窄导致生孩子的过程非常艰难。即使是早产儿,他们也能通过这个狭窄的通道。从二足性的角度看,每个人都知道男人行走和奔跑的速度比女人快,他们能量利用效率也更高,考虑到他们相对窄的骨盆构造。

这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假设,但是丹斯沃斯对其中某些背后的假定表示怀疑。在研究了其它灵长类动物妊娠期的长度后,丹斯沃斯发现人类怀孕期并没有缩短,因此在会议上她会见了其它几个正在研究二足性的有效性的研究学者。

在纽约市立大学亨特学院的实验室里,丹斯沃斯向罗伯茨介绍了研究合作作者赫尔曼·庞瑟(Herman Pontzer)。庞瑟向罗伯茨展示了一组学生在跑步机上奔跑和行走,学生都戴上了面罩使得他能够测量氧气消耗量,女性和男性其实一样高效——即使她们具有相对更宽的骨盆。

这项发现有效地移除了其中一个有关骨盆的假定的设计限制——拥有较窄的盆骨并不是一个优势存在。因此为什么女性的骨盆不进化的更宽,使得孩子能够在里面待的时间更长一些?

在罗伯茨去纽约之前,她曾花费两周时间收集和冷冻一些饮用同位素标记的饮用水后的尿液样本。这些样本被先送往美国。庞瑟分析了结果并以图表数据点叠加的方式向罗伯茨展示了她的数据。罗伯茨的代谢速率大约是预期——也就是一名未怀孕的女性应有的速率——的两倍。但是罗伯茨其实已经怀有5个月身孕,她同时也在为胎儿的发展提供能量。当她的新陈代谢率达到正常水平的2.1倍时,她就将临盆——她的身体已经无法提供胎儿发育所需的能量了。

    这所谓的“能量危机”,而非骨盆大小,才是限制怀孕期的主要因素。人类的婴儿——与其它胎盘哺乳动物一样——会在胎儿能量需求威胁到即将超过母亲能力范围的时候出生。在那个临界点,人类婴儿的大脑仍需要生长和发育,仅仅因为我们成年个体的大脑是如此大。

在人类古代祖先里,他们的骨盆一般非常宽能够承受更大脑袋的婴儿,但只限于一定的程度——也就是能量危机的临界点。现在全世界的母亲都希望她们的臀骨能够宽一点,虽然从自然选择的角度看,她们的臀骨已经足够宽了。难产可能是近代的现象,很可能是由当今小康社会营养的改善所致。无论是哪种情况,有一个问题可能不会消失:即使孕妇有产科保健,小的骨盆也并不面临选择压力。即使婴儿头部大小和骨盆大小之前的不匹配会导致阴道分娩非常危险甚至不可能,母亲和婴儿都能在分娩后存活下来。要知道,产科医生的手术刀比自然选择的大刀要锋利的多。